<div id="s9cwk"><u id="s9cwk"><meter id="s9cwk"></meter></u></div>
<option id="s9cwk"></option>
      1. <nobr id="s9cwk"><td id="s9cwk"><big id="s9cwk"></big></td></nobr>

        1. 油價成本進一步提升,國慶節后A股航空板塊兩連跌

          10月8日,民航機場板塊跌幅達到4%,其中中國國航跌幅最大,下跌8.47%,而南航、東航的跌幅也都超過6%。近期,油價和匯率方面出現利空因素,尤其是國際油價出現四年以來的最高值,航空公司的油價成本進一步提升。與此同時,航司也在通過調整燃油附加費覆蓋航油成本等方式來控制成本,提升利潤空間。

          8日航空板塊股價集體下跌,三大航跌幅在6%以上

          國慶假期后第一天,10月8日A股航空板塊股價出現大跌。早盤11點時,民航機場板塊跌幅達到4%。到收盤時,中國國航跌幅達到8.47%。同時,南方航空、東方航空股價均出現6%以上的跌幅,華夏航空、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股價也出現了3%以上的下跌。從今年6月以來,多家航司的股價就有所下滑。以三大航為例,國航、南航和東航在6月19日收盤價分別為11.81、10.91、8.18,自此一路走低,截至10月8日,收盤價分別為7.46、6.35、5.26。3月份以來,航空板塊股價已下跌約38%。10月9日,民航機場板塊仍繼續下行,但跌幅縮小,跌幅為1.23%。其中,國航、東航、南航跌幅均在1%-2%之間,跌幅相比8日都有縮小。

          伴隨航司股價下跌的是國際油價的接連上漲。從年初至今,國際油價上漲近30%。截至10月5日,國際油價觸及最近四年來的高點位置。受到原油市場環境影響,近日達到高點后才有小幅回落。

          此外,此次航空板塊股價波動還受到人民幣匯率預期波動的影響。10月7日,央行下調部分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市場迎來年內第四次降準。降準導致匯率貶值的預期,成為10月8日航空板塊股價下跌的潛在影響因素。但在油價上漲的背景下,匯率只是起到了導火索的作用。對航空公司來說,油價是比匯率影響更為廣泛的因素。民航專家林智杰對新京報表示,相對油價來說,匯率的波動沒有那么大,也沒那么頻繁,所以一般油價的影響會更大更長期。同時如果能夠提前判斷人民幣要貶值的話,盡量減少美元負債規模,就能夠一定程度上減少匯兌損失。

          2018年上半年,A股6家航企均指出油價上漲和人民幣貶值是造成凈利潤下降的重要因素。其中,航空燃油是航司主要的運營成本,占到成本的三成左右。中國國航、南方航空和東方航空在2018年上半年的航油成本支出增幅都在25%以上,導致凈利潤大幅縮水。

          國內航線燃油費兩連漲,上調至30元

          燃油成本節節攀升的背景下,10月5日起,多家航司上調燃油附加費。中國國航、東方航空、南方航空、祥鵬航空、奧凱航空等接連通過官方渠道發布公告,規定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800公里(含)以下航線每位旅客收取20元燃油附加費,800公里以上航線每位旅客收取30元燃油附加費。同時還規定嬰兒旅客免收燃油附加費,兒童、革命傷殘軍人、因公致殘人民警察800公里(含)以下、800公里以上每航段收取人民幣10元。

          根據新京報記者查詢,以北京-上海的航班為例,當前購買機票已經需要收取包括50元機場建設費和30元燃油費共計80元的附加費用。即使是沒有發布公告的航司也已經提升了燃油附加費。

          此外,9月21日,中國香港民航處宣布11月1日或之后發出由香港出發航班的機票,可包含航空公司自行決定征收的客運燃油附加費。隨后,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稱,今年11月2日及以后簽發或重新簽發的機票將包含燃油附加費,此費用適用于所有票種,燃油附加費會根據燃油價格每月調整。

          實際上,燃油費一直以來都隨著油價的變化不斷調整。2015年2月起,國內航油綜合采購成本下降,燃油費停止征收。時隔三年,2018年內實現兩連漲,從10元再次上調至20元/30元。此前在2018年6月,多家航司就宣布自6月5日起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再次恢復征收,國內航線800公里(含)以下航段每位旅客征收10元,800公里以上航段每位旅客征收10元。

          燃油費可覆蓋燃油成本增量50%-75%

          一般來說,燃油成本不管是包含在票價內還是分開列出,都屬于航司需要收回的營運成本的一部分。中國香港民航處在放寬關于機票銷售價格方面的規定時表示,個別航空公司可按其商業決定衡量是否征收燃油附加費,但關鍵是要鼓勵競爭和確保價格展示的透明度,以協助消費者在知情情況下作出選擇。

          對航司來說,覆蓋成本、控制成本是良好運營的重要方式。林智杰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燃油附加費的調整,能夠覆蓋掉燃油成本增量的一半到四分之三,就是50%到75%,從而較大地緩解燃油價格上漲對公司經營上的巨大壓力。

          此外,有些航司也采取了燃油套期保值的方式。南航就曾在回復投資者提問時稱,南航已經制定了航油套期保值計劃。套期保值簡單來說就是航司與對方簽訂合約,約定在合同期間,航司有權以約定價格按照事先確定的周期從對方手中買入一定數量的燃油,對方也有權以約定價格按照事先約定的周期向航司賣出一定數量的燃油。如果油價波動不大,就可以獲得穩定的收益,但是如果油價跌幅超出一定水平,航司就要承擔比較大的損失。對此,林智杰表示,如果采用套期保值來應對油價上漲風險也很大,國泰航空就因套期保值陷入巨額虧損。

          國內燃油費調整遵循發改委規定

          “上半年買機票還不需要交燃油費,6月份以后買機票就加了10元燃油費,現在沒過多久又變成了30元燃油費。這燃油費征收多少是怎么規定的?”經常需要出差的孫先生對燃油費是如何征收的產生了疑慮。

          國內燃油費規定的政策幾經變動,目前由航空公司在規定范圍內自主確定具體收取標準。這一規定范圍,在2009年國家發改委會同民航局發布的《關于完善民航國內航線旅客運輸燃油附加與航空煤油價格聯動機制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為“《通知》”)中進行了明確。《通知》規定,當國內航空煤油綜合采購成本低于基準油價時,停止收取燃油附加;超出基準油價時,在航空公司自行消化部分成本增支因素的前提下,通過適當收取燃油附加彌補。其中,航空公司自行消化比例不少于20%。

          2005年8月開始,國內航空煤油價格每噸4140元為基準油價,2015年民航局規定,由每噸4140元提高到每噸5000元。煤油價格又和原油價格直接掛鉤,根據天風證劵的研報顯示,起征點時對應的布倫特原油價格應略低于72.6美元/桶。2018年6月5日,布油價格已經達到74.96美元/桶,10月8日這一價格已經達到83.10美元/桶。按此來看,已經達到了復征燃油費的標準。

          同時,達到征收標準以后,征收多少燃油費也有約束。民航局規定,燃油附加最高標準具體計算公式分為兩種,800公里(含)以下航線的燃油附加最高標準為0.00002541×(國內航空煤油綜合采購成本-5000)×800。800公里以上航線燃油附加最高標準為0.00002541×(國內航空煤油綜合采購成本-5000)×1500。征收標準最小單位為10元,不足10元按四舍五入計。

          (來源:新京報 王勝男)

          0 條回復 A 作者 M 管理員
            所有的偉大,都源于一個勇敢的開始!
          歡迎您,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div id="s9cwk"><u id="s9cwk"><meter id="s9cwk"></meter></u></div>
          <option id="s9cwk"></option>
              1. <nobr id="s9cwk"><td id="s9cwk"><big id="s9cwk"></big></td></nobr>

                1. <div id="s9cwk"><u id="s9cwk"><meter id="s9cwk"></meter></u></div>
                  <option id="s9cwk"></option>
                      1. <nobr id="s9cwk"><td id="s9cwk"><big id="s9cwk"></big></td></nobr>